领健悦见联合上海交大医学院生物材料与再生医学研究院成立医企融合实验室

来源:网络 时间:2024/6/21

领健悦见联合上海交大医学院生物材料与再生医学研究院成立医企融合实验室|悦见AI+新技术:拔牙和早矫夜间佩戴解决方案发布

6月14日,领健悦见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生物材料与再生医学研究院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共同成立“隐形正畸生物力学及人工智能医企融合实验室”。
这一合作旨在进一步推动口腔正畸领域的创新发展,通过对隐形正畸生物力学的进一步研究以及人工智能技术与正畸应用深度融合,实现科研成果的转化和应用。

图: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口腔正畸科主任房兵教授 与 领健&悦见创始人兼CEO 吴志家 签约现场

实验室将致力于开发创新性隐形正畸材料以及基于人工智能正畸诊断系统。双方将发挥各自优势,在联合研发攻关、临床技术创新与应用等多个方面开展合作,通过这一系列的研究,希望能够提升治疗效果、降低治疗成本,推动数智化正畸诊疗技术的更新与应用。

通过此次医企深度融合、技术创新和资源共享,隐形正畸生物力学及人工智能实验室将为推动正畸的进步和产业发展贡献力量,致力于建设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医企融合实验室。

领健悦见带来新一代隐形正畸解决方案,以患者为中心,临床为导向,以AI&技术为驱动,为广大医师提供创新的精准正畸解决方案,帮助更多患者绽放自信笑容。

本次悦见创新大会发布了两款创新产品:悦芽星空版、悦见L6拔牙矫治解决方案;一款全新正畸材料PreciseMove Max;以及e看牙与悦见打通后,以患者治疗计划为中心的全闭环病例系统。现场各位正畸大咖嘉宾对新产品表达了高度认可和期待。下面一起来回顾本次大会中的精彩内容。

新产品1:

悦芽星空版

符合儿童生长发育的方案设计

夜间12小时佩戴,有效解决依从性问题

悦芽星空版基于“牙𬌗结构三维向匹配”的整体设计理念,充分利用夜间牙齿移动、萌出以及颌骨生长发育高峰期,结合改良的隐形矫治器,专为儿童和青少年夜间佩戴矫治器而设计。该产品旨在充分顺应儿童生长发育特点进行矫治,减少机械矫治。同时,夜间佩戴还可以有效解决佩戴依从性的问题,做到夜间佩戴,健康矫牙。

发布会上,麦理想教授基于多年的理论结合大量病例的实践结果,首次提出“牙𬌗结构三维向匹配,夜间佩戴”的整体设计理念:
1. 牙齿的移动、萌出以及颌骨生长改良均在夜晚更高效:这可能与生长激素水平相关;白天不戴矫治器,自然𬌗力有利于建立利于咬合尖窝关系建立,更易于稳定;白天不戴矫治器,牙齿进食行使功能,更利于促进颌骨生长发育。
2. 顺应三维方向的生长发育:水平向为先,宽为首,首先需要考虑和调整牙弓的宽度;
3. 顺应生理性牙齿移动:比如,在牙齿萌出前后推开挤压邻牙扩开间隙;牙齿持续萌出伸长;间隙足够,下牙唇舌肌力平衡,生理性排齐牙齿;
4. 提供合适的颌骨和牙齿生长发育环境:比如,促进上颌前向发育,顺应生长发育方向;利用下颌后退位,下颌诊断性位置;利用长正中,促进关节适应性改建;通过下前牙直立等方式解决III类错𬌗畸形问题。

中山大学口腔临床医学博士、海斯口腔创始人 麦理想教授

新产品2:

悦见L6拔牙矫治解决方案

三维个性化方案设计提高临床可预测性

双膜组合实现隐形矫治双效合一

悦见L6拔牙矫治解决方案是基于生物力学、材料学、临床医学的不断探索和创新,经过大量病例验证,通过三维个性化方案设计以及软、硬膜组合使用设计,极大提升临床可预测性,实现矫治效率、效果和舒适性三者兼具。
此外,首次推出的双视图病例系统——过矫治设计视图和目标位视图,可以让临床方案审核和医患沟通轻松实现。

发布会上,麦理想教授基于20年的临床实践经验,以极低的拔牙病例重启率的经验,阐述了拔牙病例中对后牙、尖牙、前牙三维方向的精准控制和移动,重点突出了四个设计要点:

1. 后牙三维过矫治设计中的水平向控制;

2. 尖牙远中平移,同时需要兼顾中性关系的步骤设计;

3. 前牙因上下颌Spee曲线不同,需要差异化进行转矩和垂直向控制;

4. 强、中度支抗设计中,因后牙的移动不同需要关注差异化的水平向和步骤设计。

此外,麦理想教授也强调软-硬-软膜片组合使用带来的可预期的效果和效率的提升,以及双视图带来的临床使用效率提升。

中山大学口腔临床医学博士、海斯口腔创始人 麦理想教授

新材料:

全新正畸材料PreciseMove Max

联合新产品,悦见同时发布了全新的正畸材料PreciseMove Max。相较于主流的国产复合膜片,该材料能够表现出独有的“轻柔缓释,持久矫治力”,同时弹性表现更好,在经过拉伸回弹之后,更接近矫治器初始形状,在反复摘带后,矫治力从一至终保持稳定表达。

悦见产品医学副总裁杨彤女士提到:针对牙齿移动过程中支抗要求的变化,以及牙齿备抗及姿态控制的要求,悦见推出多膜组合使用方案L6 Pro,以满足不同阶段医师和患者的需求。在这样的组合下,相比于单膜矫治的场景,患者能更快看到效果、获得信心。同时也能让病例获得更好的可预测性,降低“过山车效应”的风险。

悦见产品医学副总裁 杨彤女士

回顾正畸的发展史,从1997年诞生已经有27年了,随着AI人工智能、大数据和生物材料等技术的进一步发展,隐形正畸将会迎来更多的突破,为更多患者提供个性化、精准化的矫正方案。
本次论坛邀请到了5位国内口腔正畸专家和教授,围绕悦见发布的新产品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与交流。

议题一:“夜间矫治”和“间歇力”
王大为教授(主持人):
我对隐形矫治的理解是“传承经典,数化未来”,经典的正畸理念不能忘。今天悦见发布的两款新产品都结合了丰富的临床知识,是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各位专家对于儿童青少年早期矫治,晚上佩戴12小时矫治器有哪些看法?会不会出现正畸施力时间不够的情况?

广东省和中山大学口腔正畸领域学科带头人 王大为教授

陈雪峰会长:
一般正畸患者中应该有至少30%依从性比较差,嘱咐患者需要佩戴22小时以上的矫治器,实际上很难做到。如果告诉患者只需要晚上佩戴,并且效果也不错,就像刚才麦理想教授讲的“牙齿的移动、萌出以及颌骨生长改良均在夜晚更高效”,这样患者的依从性更好,对于小朋友们来说也没那么痛苦。

中华口腔医学会民营口腔医疗分会候任主任委员 陈雪峰会长

蔡斌教授:
从健康的角度,希望不造成牙齿的破坏,很多专家学者的研究论文中都会表示“间歇力更合理”。
我们知道牙齿在移动时会对牙槽骨产生一定的生理性反应,导致牙槽骨在受压迫侧的重塑和改建。受压迫侧的吸收方式有两种:直接吸收和潜行吸收,对于临床来讲潜行吸收是必然的,而直接吸收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是不是与施力大小有关系呢,如果我们的力度刚刚好,是不是出来就可以直接吸收?这样牙齿的移动就会非常健康。
还有一个点是轻力矫治,我经常会说“生理的力量必须是轻力,但轻力不等于生理力。”那当我们施加的正畸力不是生理力的时候,如果还一直持续施力,那这个生物体就容易受到损伤。所以要从健康结果的角度去思考到底是持续力好还是间歇力好。

广东省口腔医学会口腔正畸专业委员会第三、四届主任委员 蔡斌教授

徐宝华教授:
我非常看好隐形正畸的赛道,我在1996年一直做舌侧正畸,从2014年开始全力做隐形矫正,今年刚好是第10年。关于儿童早期矫治的时间问题,我们提倡“早发现、早治疗、疗程短、见效快”。替牙期儿童的牙槽骨改变非常活跃,12小时已经足够了,所以我个人认为,夜间12小时佩戴是非常可行的,并且有生理学依据的。

国家卫健委中日友好医院口腔医学中心主任 徐宝华教授

议题二:“过矫治设计”和“过山车效应”
王大为教授(主持人):

很多医师一开始不敢做拔牙的隐形矫治病例,担心出现“过山车效应” 。但麦理想教授根据自己的临床经验,成功做了非常多的拔牙隐形矫治病例。同时他基于自己对“过矫治设计”的临床经验,与悦见推出了L6拔牙矫治解决方案,各位专家对此怎么看?

徐宝华教授:

刚刚听过麦理想教授的分享,我很认同他的一些观点,但我跟他的研究方向不完全一样。因为我做种植支抗比较多,比较担心儿童患者的后牙支抗不够,在成人患者中我更常做种植支抗和拔牙病例。

参考固定矫治技术的发展,1928年,Edward Angle开发了方丝弓技术;1940年,美国正畸学家Charles Tweed提出了拔牙矫治(extraction therapy)的方法。我认为隐形正畸也还需要一些时间的积累和沉淀。如果把2010年作为大范围使用拔牙隐形正畸技术的元年,可能还需要10~20年的时间积累。现在正是技术流派众多的时候,逐渐发展之下,我们的路线就会越来越清晰。

王大为教授(主持人):

往往很多医师考虑后牙前移是矢状向的问题,麦理想教授强调了三维方向控制。刚才有提到麦理想教授的病例重启率只有3%,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备抗做的更精细。说回“过山车效应”,如果在固定矫治中发生这样的情况,是因为钢丝不够硬,不能做合力迁移,容易一头一尾翘起来,那么在隐形矫治的场景,出现矫治器的硬度不够,这个问题要如何解决呢?

蔡斌教授:

正畸学科的发展经历了从手工正畸到数字化正畸,再到未来可能的AI正畸的演变,关键在于如何将正畸学科融入数字化,使其从依赖经验的科学转变为基于逻辑的科学。领健悦见结合麦老师的临床经验,用系统进行了拔牙设计方案的三维方向的过矫治控制设计,把个人的矫正方法变成一个数字化矫治的思路,为我们提供了实践的指导。

从矫正的角度来看,矫正不外乎就是机械矫正和生理矫正,而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钢丝弓和细丝弓技术,这个两个底层的逻辑并不是因为这个工具的形式的问题,无论是钢丝或者托槽,它表达的是“机械”和“生理”两个概念。

要是从真正的生理角度去看,会发现真正拉动前后牙的力量是非常轻的,可能50g左右就足够拉动前牙同时拉动后牙,所以有时候隐形矫治的牙套放上去的时候很轻,同样也可以实现前后牙移动。也就是告诉我们从生理的角度向牙齿移动的过程中,它的力量是非常强的。

王大为教授(主持人):

总结一下,做牙齿矫正的过程一定要平稳,但是我们走的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一定会出现一些歪歪扭扭或者其他状况,哪一个医师有预测性的遇见这个东西并提早预防,那我们整个矫正就会平稳,做出来的病例就非常成功。

麦理想教授的悦见L6拔牙矫治解决方案,其实是根据他多年的经验总结出来,如果需要平稳,需要做一个动作是“过矫正设计”。让麦理想教授再为我们分享一下他的观点。

麦理想教授:

悦见L6拔牙矫治解决方案,主要是根据牙齿的三维方向来做精准的调控,现在跟悦见结合,能够通过数据化的方式把三维方向给表达出来,我们希望这个牙不动的时候,三维方向设计是让它不动的一个因素,这些是我们设置的核心底层逻辑之一。

另外就是把“过矫正设计”融入到系统里,悦见针对不同画像的群体,率先开发了目标位过矫治位双视图系统,在PreciseCheck方案视图中,可以分屏查看预计达成目标位和过矫治位以及各自的分步移动量表。

让医师可以切换目标位和过矫治位移动量表,针对目标位和过矫治位分别提出修改意见并完成方案优化。在给患者讲解病例时,可以使用目标位单一视图模式。但是在检查方案时可切换“过矫治位”查看过矫治设计合理性,并且可以分步对比量表,明确是否可以达成预期。

中山大学口腔临$$$$$yake114.com$$$$$282D6225445A4CADB0F28CE2D795C1EE39CA4FBF6DC5E47B611816586D6C06DE95F10C829070FCAA8A45E0EC772080C40AF0189B220588124E7D58BA7EA42ADDB44588080CE1B413A71A734ECFBDB46BE3C4B6AA10177A6D2B453BDDA11FC15EF0EB322C957EC6681C320CA5272241E49CF7EF9207461249FF1E67D850E9E49EC9E3CDA0812EB67EF384DD3076009D45E088B275CBB272E639842243FB83F30A698C614B84BFADB97E29A1BCF101090F2B561339BD94472667D2FCEBDB96042D9C36C32AC78FED525368F86E04D796D4B3F5EBEEA5E087C027140F9160D27DB6B2CAF7A97303EF901F5C4458FAF7A189BD7539894160DBD53A11B38CDBE748768EFDF960C864AB310EDBD6211E878F527006106AEA369F2F28D2574A1A80672B4CE232B14A64282D27C85421DCD917CAFA4493E13DB67E4C2F7EA34C66E1A051FBBCFDB1448E62DCBDE343BD360EBEB5E05F074BFC8913E7D30A2785F94AD202$$$$$yonglimei.com$$$$$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广告联系QQ:498810094